[GALGAME][Innocent Grey] 壳之少女、虚之少女、天之少女 [汉硬]

CatACG

壳系列三部曲在设定中分别对应了神曲的地狱、炼狱、天堂,不过致敬的比较牵强,反倒剧情中冬子致敬俾德丽采男主角致敬诗人但丁体现的十分鲜明,换句话说本作就是一个男人用半辈子与心中少年时女神告别的故事……

但就事论事,毕竟壳少当初只是个小成本小制作,因为卖的比较好可能IG社希望给这个系列做大做强吧虚少给壳少补了相当多的设定(因此废话极多),而天少作为最终作把前面的转折伏笔都圆上了,我认为还是相当合格的。而且这个系列这么多年,铃鹿的笔法进步也是相当可观的(但是1202年了都快被骂烂了还有人指望铃鹿美弥么),虽然推理写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强人意,但是对于人物的成长发展、故事节奏、事件安排各方面的进步还是肉眼可见的。

不过总体上我对于壳少的侦探系统还是认可的,虽然实际破案基本上还是依靠男主角的大段脑补吧……但是相比于IG社更早期的恋狱月狂病(以及其他任何传统GAL)那种前期大段大段的平铺直叙,这个系统很好的解决了玩家在剧情铺陈之中没有事情做的问题。

关于评价,因为虽然是三部曲但是实际上剧情没那么复杂,而且这类基于7形三观的猎奇作品说穿了就会变得很没意思,于是直接跳转的评价。杉菜水姬的画风多华丽、本系列的音乐多好听这些就都不说了,都合之类的老生常谈就也不说了,只说一下我认为本系列的一些缺憾。

壳少和虚少其实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在于为了氛围放弃了很多塑造人物的环节,导致后期甚至会因为整部作品的基调让人物智商掉线,导致一部分结局比较拉跨。

一般来说日本狂气流的作品不管有多精神病或者多重口,例如东野圭吾的作品、京极夏彦的作品,通常是死亡成就角色,而不是角色为死亡设计。一个角色越是丰满、逻辑越是通畅,死亡这样重大的事件就越能爆发出巨大的情感张力,而壳少这个系列在大部分时候只是通过人物死亡来营造猎奇的反差,对于观众而言体验其实比较怪异,如果角色在这个过程中能更多的体现一些意志(上扬也好消沉也罢,体现外在的行为也好内在心理因素也罢),我认为会无限拉高这作的层次,不过实际上只有天少之中勉强有一些这方面的表达。


剧情简介:

《壳之少女》

昭和三十一年三月,战败十年之后,逐渐恢复昔日面貌的某街、东京。私家侦探时坂玲人在井之头公园接受了一位少女奇怪的委托。

“希望你能找到——我。真正的、我。”

在此期间,街头经常发生奇妙的猎奇犯罪事件。尽是些少女被诱拐、身体的一部分和子宫被切除后杀害。警视厅搜查科的鱼住夹三委托旧识并曾是同事的时坂调查此事件。保谷町边上有座私立樱羽女学院。时坂的妹妹紫就读于此,两名女学生下落不明。学院的教导主任佐伯时生委托紫的哥哥时坂调查失踪学生的下落。时坂同时接受了三个委托。接受了佐伯的委托后,为了搜集失踪女学生的情报,时坂作为教师潜入樱羽女学院。在那里——与她再会了。

《虚之少女》

昭和三十二年(1957年)冬天,主人公侦探时坂玲人仍在苦苦追寻去年春天“壳之少女”事件中离奇消失的少女朽木冬子,此时,新的际遇和事件打破了现状,东京发生了离奇的案件,护士纸园茧惨遭杀害,玲人受邀开始参与调查工作。一个雪夜,玲人的妹妹时坂紫在井之头池畔救下了嫌疑人真崎智之,执念、因果、宿命的谜团相互交织,逐渐勾勒出真相扭曲的轮廓……

《天之少女》

昭和三十三年,一月。这一年的雪出奇地多,非常寒冷。在飞舞着灰雪的那天中,举行了少女的葬礼。被雪包裹着的遗像上的少女,带着几分羞涩与落寞的表情站在那里――

在天惠会的事件暂时解决了的数日后,狱中的画家·间宫心像去世了。时坂玲人与旧识玛丽丝·史黛拉一同前去整理间宫心像的遗物。而在遗物中有一幅描绘了缺少手臂的单翼天使的未发表的作品。这幅画与有些许渊源的『壳之少女』有相通之处,美丽与灾祸交织,被命名为『天罚』。又过了数日,一具与『天罚』中的天使有着相同装饰的女性尸体被发现了。她曾经和真崎智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过。

能够斩断始自『壳之少女』并一直编织到『天罚』的错综复杂的偏执的人,或许只有一个小小少女这样的存在。

那份爱编织着,太阳,以及所有的星星。


一些其他的说明:

1、因为三部每一部都有十几个结局,而且有些剧情由多个条件共同决定,建议是找个攻略。

2、本系列中有人物好感度设定,除TE与女主角好感度有关之外,其他大部分只解锁特殊场景。

3、壳少一周目可打出任意结局,而虚少和天少的TE均需要特定结局通关。


隐藏的内容……爆裂吧,现实!

THE END
摸鱼大师「 绅士、夜行、守序邪恶 」